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执魔 > 第1268章 混鲲门徒,张道

第1268章 混鲲门徒,张道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心神世界,会随心神主人内心想法而改变。
  
  第一次进入逢魔碑的内心,宁凡经历了隆冬和苏春。
  
  第二次进入,宁凡所见万物,正值初夏。
  
  逢魔碑的心中,有山有海。
  
  宁凡行走在山路上,泥土湿润,空气清新,仿佛此山之上,刚经历过一场小雨。
  
  山花烂漫,野蜂在花丛中飞飞停停;几只蝴蝶不经意地停在宁凡的肩上,并不如何怕生,仿佛直接将宁凡认作了同类。
  
  “我在寻找此地主人,你们知道她在哪里吗?”宁凡对蝴蝶们问道。
  
  蝴蝶们没有回答。
  
  但却飞离了宁凡的肩头,朝山路另一端飞去。
  
  如同引路。
  
  “多谢。”宁凡。
  
  蝴蝶们飞得不快,于是宁凡也是缓缓前行。
  
  入山的路,越走越深。
  
  四周渐渐有了野兽出没的痕迹。
  
  一只年幼的红色小豹,在林间嬉戏,追赶着蝴蝶,却无论如何都追不上;一只黑色狸猫趴在树上,呼呼大睡,说不出的懒散。
  
  宁凡朝黑猫、红豹的方向各看了一眼,若有若思。
  
  不过并没有多作停留。
  
  继续前行。
  
  不知走了多久,前方忽然出现了一片竹林。
  
  竹林有路,曲径通幽。那路,乍看之下,像是由鹅卵石铺成的;待细看,宁凡才发现,这些石头并非是鹅卵石,而是…一块块破碎的大道。
  
  大道的碎块,失去了所有力量,如死,如灭,如长寂,不再散发任何光芒,如凡石。
  
  宁凡蹲下身,摸了摸地上的大道碎块。
  
  冰凉的触感,有一种凉意透过指尖,跨越漫长岁月,传入心头,如没有归期的别离,如断剑消散的寒芒,如过去与未来相隔的遥远。
  
  没由来地,宁凡的心有了一股说不出的情绪。
  
  那感觉来得快,去得也快。
  
  不待宁凡深究,他便感到眼前光芒一闪。
  
  待回神时,眼前哪有什么大道碎块铺成的石路。
  
  石路,已然消失…
  
  如昙花一现,仿佛不曾存在过。
  
  “那逢魔女子,不愿我探查这些大道碎块么。莫非这些大道碎块,是她心中的秘密,故不愿旁人窥探…”
  
  “我不请自来,进入她的内心世界,更妄图窥探她的隐秘。此事,却是我的不是。”
  
  念及于此,宁凡朝着竹林深处歉然道,“抱歉。”
  
  他能感到,竹林深处有一道目光,正看着他,应是那位逢魔女子。
  
  此言,便是对那逢魔女子言语。
  
  可惜对方没有答话。
  
  只有风声吹过,于是林中的竹叶开始簌簌摇动。
  
  “我可以进入这片竹林么?”宁凡接着问道。
  
  仍是没有回答。
  
  既无邀请,也无回绝。
  
  不过,根据宁凡对逢魔女子的性格推测,对方如此行径,大致便算是默许了。
  
  之前引路的蝴蝶,早不知去了哪里。
  
  于是宁凡孤身进入了竹林。
  
  林中有泉,是一眼灵气临近枯竭的灵泉:此泉之所以灵气枯竭,乃是因为泉水灵脉处,有人为破坏的痕迹。
  
  泉边有屋,是一间干净的竹屋,被疏落的竹篱环绕:篱笆旁,有一小块灵田,不过这灵田似乎荒芜了悠久岁月,除此之外,灵田本身亦有人为破坏的痕迹。
  
  屋内空无一人,也几乎没什么摆设,却有一股淡淡的女子香气萦绕,似是因为对方久居于此的缘故。
  
  屋外,泉水边,砌着一个石桌,石桌上,放着一个空茶壶,两个旧茶杯。
  
  岁月在石桌上刻下了斑驳的痕迹。
  
  桌上的茶壶与茶杯虽然陈旧,却被清洗得干干净净,纤尘不染。
  
  “那逢魔女子刚刚应是在此地没错,可我一来此地,她便离去了。”
  
  “果然,此女仍是不愿见我。又或者,她其实谁也不愿见。”
  
  “不,不对。”
  
  “此地石桌上,分明放了两个茶杯,若她谁也不愿见,没有必要特意准备两个茶杯,这第二个茶杯,分明是用来待客的…”
  
  独处幽篁,终不见天,桌子上却始终放着第二个茶杯,如同,等待着谁的到来…
  
  微风不经意地吹过。
  
  宁凡的目光还未从茶壶茶杯上移开,原本空荡荡的两个茶杯,忽有一个,凭空出现了茶水。
  
  缕缕香气飘出,是宁凡不曾喝过的茶叶。
  
  茶叶初时如白雪颜色,渐渐地,此茶仿佛真是冰雪一般,竟一点点融化在了水中。
  
  于是杯中再看不到半点茶叶,只剩下清澈如许的茶水,仿若刚刚消融、煮沸后的雪。
  
  宁凡一怔,继而露出笑容。
  
  这杯茶,算是逢魔女子对他的招待么。
  
  似乎不是普通的茶叶呢…
  
  总觉得刚刚茶叶如雪、消融于水的一幕,和某种传说中的灵茶十分相似。
  
  “此茶似乎不同寻常…”宁凡似在自语,又似在和藏于暗处的逢魔女子对话。
  
  仍是没有回答。
  
  “此茶是为我准备的么?”
  
  仍旧没有回答,如默认。
  
  “既如此,多谢主人赐茶。”
  
  宁凡谢了一声,坐在石凳上,捧起了茶杯。
  
  轻轻品了一口。
  
  而后,原本淡然的目光,有了惊讶之色。
  
  只轻品了一口,宁凡的神念居然凭空精进了万载修为!
  
  这一刻的宁凡只觉耳聪目明,神清气爽,道思道悟滚滚而来,难以平息!
  
  就连困扰他多日的多闻无双修复难点,也在一瞬间想通了不少关键!
  
  “此茶,果然是传说中的悟道茶!”宁凡啧啧称叹。
  
  悟道茶他听说过,却从未品尝过。
  
  今日却是第一次,有幸尝到味道。
  
  传说,上等品质的悟道茶,色如黄金;中等品质的悟道茶,色如血玉;下等品质的悟道茶,色如白雪。
  
  他喝得茶叶,色如白雪,想来是下品悟道茶了。
  
  但即便只是下等悟道茶,放到通天教中,也要卖上数十金一两;且,此物历来不对幻梦界出售,便是宁凡想买,也没有官方渠道可以购得。
  
  这是有钱都买不到的珍品!
  
  所以,能喝一回下品悟道茶,宁凡并没有任何不知足。
  
  感到美中不足的,不是他,而是那名逢魔女子。
  
  风声幽幽,传来叹息,似遗憾,似未能如愿。
  
  无人知,那逢魔女子本准备了更高品质的悟道茶叶,用于款待登门的客人。
  
  可因为一些变故,如今只剩些许下品茶叶招待宁凡了。
  
  无可奈何,却,没有办法。
  
  …
  
  虽说,逢魔女子请宁凡喝了顿茶,可直到最后,她也没有露面,亦不曾和宁凡说一句话。
  
  对于此事,宁凡亦不强求。
  
  当宁凡喝茶时,竹林间,有微风环绕,如逢魔女子的目光注视。
  
  说也奇怪,生平最讨厌被人暗中窥伺的宁凡,似乎并不排斥逢魔女子的窥伺。
  
  及至茶毕,宁凡仍在此坐了许久,从正午坐到黄昏,仿佛过去了半日,又仿佛在此,度过了漫长的一生。
  
  而后,随着暮色渐沉,此地微风渐渐平息,逢魔女子的目光,终于消失了。
  
  “她走了…”宁凡散开心神,却无法在这处世界察觉到女子的去向。
  
  仿若此女凭空而来,凭空而去,竟是没有半点痕迹可寻。
  
  毕竟这里是逢魔碑的内心世界,逢魔碑,想来是可以在此地来去自如的。
  
  于是宁凡不再逗留。起身,在竹林之中漫无目的地行走,
  
  逢魔女子虽说令宁凡在意,不过宁凡并没有忘记自己的初衷。
  
  一开始,是多闻碎片让他前来此地,所有,其中一定有什么理由。
  
  是时候找出答案了。
  
  “此地有山有海,多闻碎片所指引的答案,会在这座山上吗?”
  
  宁凡一路前行,渐渐地,走出了这片竹林。
  
  再前行,前往的山路,忽然开始变得崎岖。
  
  偏这段崎岖的山路,竟是长满着石兰与杜衡。
  
  夜色渐深,却有一些萤火,在石兰与杜衡之间飞舞。
  
  借着萤火的光芒,宁凡穿越了山路上最崎岖的一段,最终登上了山顶。
  
  “这里似乎没有我要找的东西…”
  
  宁凡摇摇头,却并不急于离开山顶。
  
  竟是盘膝于山崖边,面朝远方大海,闭目打坐。
  
  到底是喝了一顿悟道茶,宁凡心中生出无数道思,此刻终于有了闲情逸致,整理这些感悟了。
  
  于是,随着宁凡感悟加深,一幕幕异象开始在山顶显化。
  
  有时,宁凡魔念散开,其魔念竟是将此地夜色加深了千倍万倍。
  
  有时,宁凡道念散开,于是昏暗的天空,竟是有了北斗星现,这夜,便也明亮了许多。
  
  时而宁凡木气加身,被宁凡木气沾到的山中草木,皆开始疯狂生长。
  
  时而宁凡雨意环绕,于是一场不经意的夜雨,来临,滋润了整座大山。
  
  山中的走兽、鸟雀、昆虫,全都被宁凡引发的异象吓傻了。
  
  蟋蟀不敢在夜间鸣叫。
  
  乌鸦不敢在树梢鸣啼。
  
  没有任何山中生灵敢去打扰宁凡感悟,皆对宁凡敬畏若天神。
  
  一夜过去。
  
  朝阳初升的瞬间,宁凡结束了打坐,体内的悟道茶感悟已尽数吸收。
  
  望着远方的大海,宁凡若有所思。
  
  “我要找的答案,若不在山上,或许便在海中。”
  
  于是宁凡离开大山,来到海边。
  
  下意识地在海边寻找,却没有碰见前番遇到的海龟交配、鹬蚌相争。
  
  倒是恰好碰上了海水退潮。
  
  一些沉船的残骸,被冲刷上岸。
  
  在那些沉船残骸中,宁凡竟寻到了几件古修士的法宝残片,皆已灵性尽失,不堪大用。
  
  除此之外,宁凡还在沉船残骸中,找到了一封残破书信。
  
  普通书信自不可能常年浸泡于深海,更不可能有机会冲刷上岸、重现天日。
  
  此书信,赫然是一位古之仙帝所留,故而纵然经历漫长岁月,仍未被海水彻底泡坏。
  
  人皆有好奇心,宁凡也不例外。
  
  且他此刻一心寻找多闻无双的指引,此地凭空多出一封仙帝书信,俨然就是一大线索,自不可能漏过此事。
  
  于是打开书信看了起来。
  
  书信残破,只能从中读出一些断断续续的句子。
  
  写信者,是一个名叫石鬼的仙帝,收信者,名叫张道。
  
  【张道吾兄,见字如面…北蛮国告急…特邀请道兄前来…北极道果大会…借混鲲圣宗门徒威名…主持公道…紫薇魔君之劫数…九日后…铜船相迎…弟,石鬼敬上。】
  
  北极道果大会?
  
  混鲲圣宗门徒?
  
  紫薇魔君?
  
  宁凡目光一眯,他手中这封书信,似乎牵涉了一些古之隐秘啊。
  
  对这些古之隐秘,宁凡向来是不感兴趣的。可若了解这些隐秘,是多闻碎片的指引,他倒是不介意了解一二。
  
  说起来,张道这个名字,似乎也在哪里听过…
  
  若只说张道二字,宁凡还有些想不起来,毕竟这个名字,在修真界过于烂大街,随便找颗修真星,都能寻得几千几万个张道。
  
  可若这个名字和混鲲圣宗联系在一起…
  
  混鲲圣宗…张道…
  
  宁凡闭上眼,翻找着脑海中的旧日记忆,渐渐想起了一些过往。
  
  【吾本是樊家七祖…名樊莫空…被劫灵舍弃…杀出重围…夺因果兽一只…】
  
  【舍蛮族修为…重修本我元神…是为掌运仙帝…算计圣宗门徒张道…掠得第五碎片…全力一战可匹敌三阶准圣…后误入幻梦界…寻找机会向劫灵一族复仇…】
  
  【此身从此即为第二元神…暂留蛮荒…若有机会…则夺九代蛮神阴墨修为…并入古蛮坟…寻第六碎片…】
  
  昔日,宁凡被阴墨老祖算计的那一次,曾以真龙一族逆灵之术,搜过樊家七祖樊莫空的记忆。在那些零碎记忆中,似乎就提到过圣宗门徒张道。
  
  “多亏了悟道茶让我神清目明,我竟如此清晰,想起了那般久远的事情。”宁凡称叹不已。
  
  “再想想,我似乎还在其他地方听过张道这个名字…”
  
  【如师叔所见,我二人皆是玉虚符兵之身,奉元始老师法旨,在此镇守反十绝阵。昔年山海界万族道果大会之上,有混鲲圣宗弟子张道力压万族天骄一代,夺得第一。因有约在先,元始老师不得不在事后取出一物,赠予张道。所赠之物,便是反十绝图。自此阵图易主…】
  
  这段记忆,是宁凡前段时间收服玉虚符兵时,对方所说的话。
  
  当时听对方说这些远古秘辛时,宁凡并不如何感兴趣。
  
  如今则不同。
  
  加上这一回捡到仙帝书信,宁凡已是第三次听说圣宗张道此人。这让他对这个名叫张道的修士,有了一丝好奇。
  
  几乎是宁凡读完书信的瞬间,海平面另一端的遥远所在,忽而有了一道帆影驶来。
  
  以宁凡的目力,可以跨越无尽遥远,看清,那从遥远处驶来的,赫然竟是一艘黄金古船。
  
  黄金古船行驶的速度很慢。
  
  整整花了三日,才行驶到岸边。
  
  而后,一个光头青年从船上走了下来。
  
  光头青年表露出的修为,只有舍空后期的境界,可宁凡还是一眼看出了此人真实修为:仙王巅峰。
  
  光头青年却不知自己的隐藏修为已被宁凡看穿,朝宁凡恭敬一礼,道,“晚辈石敢当,奉家师之命,来此迎接张道前辈,请前辈登船。”
  
  “道友是在对我说话么?”宁凡若有所思,对石敢当问道。
  
  “前辈说笑了,此地只有前辈一人,除却前辈,晚辈又能和谁说话呢?”石敢当恭敬道。
  
  “你找错人了,我不是张道。”宁凡。
  
  “前辈莫要说笑,家师令我迎接前辈时,特意赐下前辈画像,画中更有一丝前辈气息…”说话间,石敢当取出一副画像。
  
  那是一个青年男子的画像。
  
  画中男子相貌平平,和宁凡半点都不相似。
  
  可石敢当硬说宁凡和画中男子长得一样。
  
  画中男子的气息,亦和宁凡半点不同。
  
  可石敢当硬说二者气息相同,是同一人。
  
  “此人为何执意将我认作张道?哦,原来如此…”宁凡眼中青芒一闪,似看穿了石敢当的一切。
  
  而后伸出手,朝石敢当探去,继而手掌直接穿过了石敢当的身体。
  
  幻象!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